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新闻 -> 行业信息 ->

网络主播职业报告,不能独缺道德价值层面的反思

来源:光明网发布时间:2019-01-10 11:28:16编辑:f8848

网络主播职业报告,不能独缺道德价值层面的反思

作者:然玉

  近几年,随着经济和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衍生出了很多新兴职业,其中网络主播已经成为最受年轻人喜爱的职业之一。1月8日,某移动社交平台发布了《2018主播职业报告》。据显示,女性占78%,90后占68%,21%的职业主播月入过万,半数职业主播每月提升自我花费超千元,对主播来说,最容易赚钱top3是北京、上海、浙江。另外,八成主播处于单身状态,七成主播无法保证三餐,上海人和山东人对主播这个职业不太认可。

  作为针对网络主播群体的年度盘点,这份报告包罗了众多层面的内容。详实的数据样本,也让公众得以全方位了解这一特别的新兴职业。尽管该报告强调“看直播的用户规模在稳步增长,同时从业者数量也逐年提升”,但过去的一年,我们也看到了另一些截然相反的观察结论。一个流行的说法是,短视频等新娱乐形态的崛起,大量分流了网络直播的受众人群。而联想到2018年诸多网络直播平台关张、转型,上述判断应非空穴来风。从某种意义上说,刚刚过去的这一年里,主播们过得并不容易。

  就如同所有新兴职业一样,过去数年间,社会舆论对“主播”也同样经历了一个从抵触到接受的过程。从最初异口同声认定其“不务正业”,到最新统计显示,73.4%的受访者认为“主播是一种职业”,这是明显的进步或曰妥协。可同时也应该注意的是,关于“主播”的道德评价、口碑评价,却仍然未有改观。在“熊孩子”“渣男”盗窃、举债打赏女主播等负面新闻的频繁冲击下,“网络主播”的公共形象显然并不那么正面。

  根据报告披露,在网络主播中,女性主播占主导,占比高达78.8%。调查显示,上海人和山东人对主播这个职业不太认可。这事实上不难理解,一些地区对于女性的角色定位一贯有着明确、稳定的期许,一旦有人跳出这种“期许”就很容易被视作离经叛道,而“主播”这行恰恰属于这种……无疑,网络主播拓展了全社会关于职业尤其是女性职业的认知范畴。资本与流量供养、催熟了这一新兴职业,这是其不同于主流职业门类的最大区别。

  或许可以说,网络主播是为数不多社会评价和市场评价严重分裂、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深度背离的职业之一。统计揭示,21%的职业主播月入过万。而数据的另一面,我们需要去追问的是,用户之于主播的消费到底有多少?这其中,未成年人又贡献了多少?作为一门生意,网络直播在商业逻辑上自然是成立的。可作为一种秀场文化,网络直播对于人性恶趣味的投合和激发,对于冲动性消费的诱导,却天然是存在道德瑕疵的。

  《2018主播职业报告》看似囊括所有,却恰恰少了道德伦理和价值观层面的反思。而这,也许正是这一行最大的风险所在。(然玉)

[责编:王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