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名作 -> 文学作品 ->

话说《兰亭》

发布时间:2017-07-26 21:20:57编辑:f8848

话说《兰亭》
作者:李元红

       《兰亭序》被历代书家推为“天下第一行书”,是王羲之书法作品中最辉煌的代表作。可是,我们今天也只能欣赏到《兰亭序》的摹本,至于《兰亭序》之真迹,世人恐怕永远都无法欣赏到了。这对于几千年来酷爱《兰亭序》的书家们来说,一直是一件极为残酷的憾事。我每每想到此,心中不免生出无尽的感慨。
        感慨之余,我突然对那个叫褚遂良的恨得咬牙切齿,要不是他拍马屁,《兰亭序》之真迹怎会失传!据刘悚《隋唐嘉话》载,李世民驾崩后,正是这个褚遂良上奏说:“《兰亭》,先帝所重,不可留。”遂秘于昭陵。他拍马屁不要紧,却使《兰亭序》陪葬于昭陵,真迹永远失传,留下了千古遗憾。这个天下第一的马屁精,罪孽深重,罪大恶极,罪该万死。说他是千古罪人我看丝毫不为过。
        这事当然也怨李世民,要不是他生前酷爱《兰亭序》,自然也就不会有人拍他的马屁,也就不会有《兰亭序》真迹从此失传的厄运。还有一种说法是,李世民生前对王羲之的书法推崇至极,有遗诏要求死后头枕《兰亭序》,即所谓“生则同榻死则同穴”。诗人陆游因此感慨,“茧纸藏昭陵,千载不复见”。原来,唐太宗才是真正的罪魁,这当皇帝的也忒霸道。你死了,就拿《兰亭序》当陪葬,让天下之人,让子孙后代从此再也见不到《兰亭序》的真面貌,这事的确太过分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说到《兰亭序》的摹本,倒是应该归功于唐太宗李世民。唐太宗得到《兰亭序》真迹后,曾命弘文馆拓书名手冯承素以及虞世南、褚遂良诸人钩摹数本副本,分赐亲贵近臣。其中冯承素钩摹本,由于他的摹本上有唐代“神龙”小印,所以将其定名为称《神龙本兰亭》。此本墨色最活,摹写精细,牵丝映带,纤毫毕现,其笔法、墨气、行款、神韵,都得以体现,基本上可窥见羲之原作风貌,公认为是最好的摹本,被视为珍品。幸亏还有这些摹本供后人研究,要不是人家唐太宗,恐怕今天我们只能靠想像来谈论《兰亭序》了。如是那样,岂不更为遗憾。
        李世民对王羲之的书法推崇至极,而且他本人在书法艺术上也颇有造诣。现存于太原晋祠的唐代碑刻《晋祠之铭并序》,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御笔亲书,是迄今为止中国发现的最早的一块行书碑,也是目前唯一传世的唐太宗李世民书法真迹碑刻。《晋祠之铭并序》书法骨格雄奇,笔力遒劲,尽得《兰亭序》之风骨,素有“南有兰亭序,北有晋祠铭”之说,被后世书家认为是仅次于《兰亭序》的行书作品。诸位书家如果有兴趣,可来太原晋祠一饱眼福。
        话题还得再回到《兰亭序》。其实《兰亭序》是王羲之不经意间创造的一个奇迹,一个顶峰。这,不仅是他个人的奇迹与顶峰,也是中国书法史上的奇迹与顶峰。当年,王羲之与朋友聚于会稽山阴的兰亭饮酒做诗,王羲之乘醉为诗集作序,畅意挥毫,无意中成就了这幅名传千古的绝作,这就是《兰亭序》。据说,王羲之酒醒后再写数十百通,均不如原作,乃称“最得意书”,是他51岁时的得意之作。由此可见,《兰亭序》是王羲之在随意的状态下,甚至是醉酒的亢奋中,写出了《兰亭序》。我们现在看到的《兰亭序》,不乏涂抹修改之处,犹如我们今天的草稿纸。但正是这样的随意状态,恰恰产生了千古名作。正如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是在极度悲愤的情绪下书写,顾不得笔墨的工拙,字随情动,纯是精神和平时功力的自然流露,但无意中却成就了一幅书法绝作。也许,这就是道法自然的奥妙吧。
       我们今天仿模《兰亭序》时,态度是何等的认真,用笔是何等的谨慎,可是,这与当年作者率性自然的挥洒,却完全是背道而驰,缘木求鱼。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今天学习《兰亭序》,不仅要揣摩书法之功力,更要着力领悟道法自然之精髓。这样想,学习《兰亭序》岂不太难了,我们会不会知难而退呢。
       《兰亭序》是座高山,让人仰望。《兰亭序》又是一座迷宫,常常让人迷失。宋代姜夔酷爱《兰亭序》,日日研习,常将所悟所得跋其上。有一跋云:“廿余年习《兰亭》皆无入处,今夕灯下观之,颇有所悟。”历时二十多年才稍知入门,可见释读之难。一千六百多年来无数书法家都孜孜不倦地释读过,何尝不想深入羲之的堂奥,但最终只能得其一体而已。但越是这样,越吸引更多的人去攀爬,越吸引无数的人去探究。也许,这正是《兰亭序》的魅力所在。
        我的一书友,多年苦练《兰亭序》,颇有心得。他称《兰亭序》为素面美人,不着粉黛,却越看越美,越看越着迷。于是,日愈久,爱愈深。其对《兰亭序》的热爱与执着令我钦佩与叹服。在他的影响下,我也开始临模《兰亭序》年余,不经意间,也被这素美人所迷倒。
        练习之中也常常请教于书法前辈与老师,但多数却不主张临《兰亭序》。这倒出乎我的意料,既然是天下第一行书,是公认的好字,可为什么却不主张学呢。理由大致有二:一是《兰亭序》字太少,只有324个字,不容易全面掌握书法结构与笔画。二是临《兰亭序》太难了,甚至会误入歧途。
        然而,我已经被《兰亭序》不可抗拒的美所征服。傅山先生认为书法应“宁拙毋巧、宁丑毋媚”。我体会,《兰亭序》是拙与巧,丑与媚的完美结合。它既有华美的外表,又有古拙的筋骨;既有均称和谐的体态,又有坚韧挺拔的内涵。过分强调任何一个方面,可能都会误入歧途。可能这也是众书家不赞成初学者临习《兰亭序》的缘由。
我已经站在《兰亭序》这座气宇轩昂的殿堂之外了,我现在正地努力的寻找它的大门,相信我终会有一天迈进它的门槛。
        最后我想说的是,书法,会让你心静,会带给你快乐,会给你带来一帮子趣味相投的朋友。还有,常年醉心于书法,一不留神,会活个大岁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