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名作 -> 文学作品 ->

西藏行,能行

发布时间:2017-07-25 21:43:48编辑:f8848

西藏行,能行

作者:李元红

        去年,从西北回来,我和老铁就咬牙切齿地发誓:明年一定要去西藏!老天爷照顾,机会来了。经二位崔兄认识了郭总,经郭总、霞热心地组织协调,一个十六个人的队伍,四辆车,在6月7日浩浩荡荡出发了。这正是高考的日子,我们倒像是迎接一场考试。
        一起出行,才发现,这十六个人,竟都是追梦人。西藏行,是藏在每个人心中的一个梦。共同的梦想,遇到到一个合适的机缘,一个合适的平台,于是,一行人凝聚在一起,忽然毫不犹豫的就出发了。我还发现,十六人,也都是浪漫和富有诗意的人。想想也是,追梦西藏,应该是有情怀的人,不同寻常的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我没有郭总的诗情画意与豪气勃发,没有老铁天天持之以恒地在微信朋友圈抒发情感的文采与耐久力。我只是想把路上的一些点滴感想与大家分享一下。

  (一)多少年的缘份?

        我在路上写了一首打油诗。诗中写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西藏一行十六人,不知曾修几百年。发到“我要去西藏”的微信群里,本想与大家调侃,活跃气氛,也有点投石问路之意,看大家对西藏行的缘分是怎么看的。可是,发到群里,如石沉大海,杳无消息。我们这一行中,有四对夫妻,人家已经是修得千年的缘分,可能对这个话题没有什么感觉,不值得理会吧。
        本来也就是一个玩笑话题,当不得真。路途中,渐渐地,我也把这个话题暂时搁置下来。谁知,到了拉萨,在一次吃饭中,同行的美女任科忽然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话,她说,西藏行,那是千年万年的修行才得来的缘分。说这话时,她白皙细腻的脸庞,透出的是坚毅和决绝。我看得出,她说这话是严肃的,当真的。后来,在一次聊天中,她又一次相当肯定地重复和强调了一次这句话,绝对不开玩笑。从任科的言语中,我得到了答案。我敢保证,任科说得话千真万确。

  (二)在恐惧担忧中前行,再前行

        西藏自驾游,说是怀揣梦想,其实也同时怀揣恐惧与担忧。我们一行十六人,其实都是在惴惴不安中前行,同时也是在克服各种自身的困难中前行,或许,这也正是西藏行的题中之义。
        来藏之前,各种危言告诫已经塞满了大脑。有人说,在西藏感冒了会有生命危险,应立即就近坐飞机返回。有人说,高血压绝对不能去西藏。还有人说,很多人因高返严重,只好打道回府。老铁悄悄给我讲,他一个同学的儿子,去年来西藏旅游,在拉萨突然因病死亡,年轻的生命在西藏划上了句号。所以,我自己来之前也做好了随时返程的思想准备。心想,假如高反严重或者感冒了,就立即飞回来算了。我们这些人,不是怕死,而是死不起。上有老下有小,好好歹歹都要活着。入住海拔3300米的新都桥镇,是我们第一次夜宿高海拔地区。同行中,有四位是医院的专家,给每人发了一小瓶葡萄糖水。甜甜的糖水,沿喉管顺流而下,顿时给了我们对抗高反的信心和勇气。感谢医院的同行者,你们真伟大。带队的赵飞先生又特别嘱咐,一会儿出去吃饭,一定要多加衣服,绝对不能着凉感冒。而且,晚上绝对不要洗澡,以防感冒。酒店老板也郑重其事地提醒大家,六个小时以后,才会有高原反应。意思是,别看现在没啥感觉,六个小时以后才要你们的好看。此时,天色渐渐暗下来,天气好像陡然有了凉意。放下行李,洗一把脸,下楼到楼对面20米远的餐厅吃饭的时候,我思忖再三,一咬牙,把带来的厚羽绒衣穿在身上。很夸张,超搞笑,但心里踏实。后来热得实在受不了,吃饭的时候还是脱掉了。西藏行一路上,这是唯一一次用到羽绒衣,而且我注意到自己是十六人中唯一一个穿过羽绒衣的人。不知是该自豪还是该羞怯。以后的日子,我的可爱的厚厚的羽绒衣就一直躺在车里的后背箱里,再也没有用到过。新都桥是康定市的一个著名小镇,被誉为“摄影家的天堂”。可是,给我的印象,却是分外紧张的氛围。
        到了亚丁,问题似乎又严重了。美女任科高反严重,听说已经打上点滴,随时可能回家。我们一个车的二崔兄血压高,来之前就一直犹豫。此时明确表态,如果任科回,他也一起回。还有王先生,血压飚升170,咨询所有的专家,都建议他立即返回。我和老铁在李秀的房间量了一下血压,自信满满的我们,也都被90-145的结果惊了一下。形势陡然紧张起来,此时,只要有一个人提出返回,可能就会有两个、三个人起相跟着就回去了。
        回,还是不回,这是一个问题。
        不回,出了问题怎么办。此时,你咨询任何一个专家,得到的建议一定是高度的一致:回!可是,真的回去了,好像又交待不了自己的内心。多少年的梦想,难道遇到一点困难,就轻而易举地这么放弃了么?。
        多数人普遍都有程度不同的高反。头痛、夜里睡不好,呼吸急促。焦灼、担心、矛盾、彷徨,人心惶惶。
        去林芝的路上,霞又感冒了。在林芝民宿宾馆,郭总亲自下厨,一盆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拌汤,带着深深的爱意,让霞的感冒顿时好了七分。
        可贵的是,这些追梦人都咬牙坚持了下来。坚持这需要多大勇气,多大的魄力,多大的决心!仅凭这一点,我们这一行人,特别是那些高反严重的、血压高的人、感冒生病的人,都是英雄,真正的英雄。
        凯旋之时,依然是四个车,十六个人。十六十六,一路大顺。总行程9207公里,一个都不少
(三)出租车司机的眼泪及其他  
  在拉萨,一次打车时与开车师傅聊天。这个师傅是成都郊区人,来拉萨开出租谋生,已经若干年头。聊天中得知,他年近半百,家中有两个孩子,好像都已成家,并且当上了爷爷。他有一句口头禅,在身体还可以的情况下,只要工作,就会有回报。他觉得,靠自己的付出挣钱养家,是多么自然和自豪的一件事。与中国梦、美国梦一样,他的拉萨梦,就是靠自己的劳动而获得报酬。我问他,每年过年的时候,是不是都要回老家。不承想,这话触动了师傅伤心处。他告诉我们说,他有两年春节没有回去了。家中还有老母亲,年事已高。说这话的时候,我在后面座位上,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几乎说不下去。此时,我虽然看不到,但我觉得他的眼中一定是含着泪水的。孔子说,父母在,不远游。我的母亲今年也已八十多岁,我每周必定要回去看看老人家,陪她打打麻将。而这个出租车师傅,为了生存,年近五十岁还要在拉萨打拼,两年不能回家为老母尽孝,不能与家人团聚,不能享受与子孙在一起的天伦之乐。我深深地理解他,理解他的艰辛与不易。
  住在左贡,傍晚一行人在县城大街上溜达,想找个顺眼的饭店吃饭。忽然眼前一亮,看到一个“秦晋饭店”的招牌,因为一个晋字,立马增添了几分亲切,几个人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饭店里只有老板一人,没有一个吃饭的人。厨房里转了一圈,黑乎乎的,冷锅冷灶。我们失望之余,准备出去再找一家饭店。可是,当听说老板是山西人时,并且可以做手工面,几个人就不约而同地坐了下来。老板到后面厨房里忙碌,我们则自己准备碗筷、酒杯。然后是一边聊天,一边耐心地等待。透过厨房的门,可能看到灶火在昏暗的灯光下欢快地跳跃,炒勺碰撞炒锅时不时发出清脆的金属音。时间不长,四个菜就端上桌来,我们一边喝点当地生产的雪花啤酒,一边与闲下来等着给我们下面的老板聊了起来。左贡藏语为“耕牛背”的意思,距拉萨1067公里。昌都市的下辖县,县城驻地海拔3780米。我们走到左贡的时候,这个海拔好像已经完全不在话下了。聊天中我们得知,老板是山西芮城人,与崔哥竟都是晋南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放金光。这趟西藏行,崔哥一看到晋M的车就特别激动,他已经遇到三四拔晋南老乡了。不知为什么,川藏路上会有这么多的晋南人。最奇特的是,在怒江江畔的公路上,遇到一个骑摩托的晋南小伙,崔哥与他一聊,竟都是临猗人。再一聊,了不得了。小伙的爷爷崔哥还认识。还是回到左贡的小饭店中,听老板讲他自己的故事。老板姓赵,今年41岁。个头不高,憨厚的脸上却透着精气。六年前,他兜里揣着2000元,来西藏旅游。不知看中了什么商机,就在这里开起了饭店。先是在昌都市,后来到左贡县。这个小饭店房租一年10万元。住处租房一月700元。他,老婆,还有一个亲戚,三个人。就在高原县城左贡一干就是六年。奋斗的结果就是,在老家重新盖起房子,在芮城县城买了一个120平米的商品房。这一阵子,左贡县城修路,生意不怎么好。老婆和亲戚回老家去了,所以只剩下他一个人。我问他,准备长期在这里干下去吗,他说,不了,再干个一两年就回去,回老家去。
  从饭店出来,夕阳西下。漫步街头,在县城大街东边,是一座高高耸立的大山,山顶上,一块巨石在夕阳的照耀下,如同炼钢炉里刚刚出炉的赤热的钢铁,发出白色耀眼的光芒。这奇美的景色顿时引起一片惊呼,我们立即拿出相机或手机,让这人间美景在记忆中定格。是金子总会要发光,是一块好的石头,也会发光的。
  回程中,在可可西里无人区的一段路上遇到堵车,相向而行的车流,走走停停。忽然看到对面过来的一辆重型卡车又是晋M,我们把手伸出车窗外,仰着头大声喊叫,老乡,老乡,你好!重型卡车的驾驶舱犹如一个高高的小楼,我们只有使经劲昂起头来,才能看到上面的驾驭员。两车并排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大车司机让我们有点意外。长相我已经不大记得了,我只记得他的两个鼻孔上,插着两根白色的吸氧管。他说这条路太苦了,没办法。我们问,只有你一人吗。他说是,只是前面还有他们的伙伴。一路上,我的脑海里,一直闪现着这个鼻孔上插着两根白色的吸氧管的画面。我只能感叹人生的不易,感恩生活对我们这些人的不薄。是的,要懂得惜福感恩。
  (四)还是蓝天白云?
  这是一个玩笑性质的典故。我有一个大姐曾先后自驾三次入藏,其勇气与魄力令人钦佩,其对西藏的了解与知识的渊博,非常人可以比肩。某次相聚聊起西藏,朋友的老公有一句著名的调侃:头一次去西藏是蓝天白云,第二次去西藏是蓝天白云,第三次去西藏还是蓝天白云?
  这次西藏行,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蓝天白云。是那种纯净、明亮的蓝天白云。
  在这样的蓝天白云下面,青藏高原一切一切的景色都有了色彩,都有了亮度。雪山、草地、湖水、森林,在蓝天白云之下,生动,辉煌,安祥,美的让人想哭。这是真正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即使是光秃秃的群山,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竟也显得那样妩媚动人。试想,如果没有了蓝天白云,这一切美景,都将暗淡无光,缺少了神韵。
(五)风景在路上
  西藏自驾游,大家的共识是,最美的风光都在路上。这也正是自驾游的魅力所在。而所谓成熟的景点,往往令人失望。实践表明,花钱的景点不能看,不花钱的一路景色一定要好好欣赏。
  其实,一路上,车窗外呈现的,都是景。繁华是景,荒凉也是景。天路十八拐、七十二拐是景,毛垭大草原、可可西里大草原也是景。雪域风光是景,寸草不生的荒山秃岭也是景。每一段有一每一段的美,每一段有每一段的惊喜,每一段有每一段的激动。你永远不知道,后面等待着你的,将是什么。
  过去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其实,行万里路也是读书。大自然的这本书,就看你能不能读得懂它了。
  首先让我震撼的是秦岭。秦岭的广袤数百里,秦岭的郁郁葱葱,秦岭的山连山、洞连洞。秦岭,是今生一定要走一次的路,否则,将是一个巨大的遗憾。书中读到的秦岭,与我亲眼的见到、亲自走过的秦岭,是多么地不一样哦。当我与秦岭融为一体,在它的怀抱中,仰视着它,呼吸着它清新的气息,秦岭,已经不是概念、象征、标志。它是亲人、朋友。你完全可以感受到它的微笑、体温,以及庄严、伟岸、博大、可爱、亲切……我爱你,秦岭!
  “横断山,路难行。天如火,水似银……”这豪情四射的歌声,曾经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激动。
  离开巴塘,向横断山脉进发!横断山,横断东西间的交通,因而称之为横断山。多么形象传神的名字。据说,是清末的一个叫黄懋材的贡生,来此地考察时给这一带山脉取的名称。横断山,它就像一个巨人,在广袤无垠的山巅,用大砍刀“嚓嚓嚓”砍了几刀,刀砍之处的深谷,便是金沙江、澜沧江、怒江。我们的车队,时而一桥飞架两岸横跨江水;时而驶向山头,远眺山谷下忽隐忽现的江流;时而又驶入山底,与江水相伴而行。在山谷深处,耳畔是轰隆隆奔腾的江水,抬头是高耸入云的山峰。我更喜欢怒江,虽然知道,怒江是因怒族而得名。但我宁愿相信,它就是一条发怒的江水。就象一只脾气暴躁、急红了眼的狂奔的公牛,在奋力追赶一个仇人。它一路咆哮,一路冲杀。摔倒了,爬起来继续狂追不舍。怒江虽然凶猛,但凶猛得可爱。
  从左贡出发,经过邦达草原,翻越业拉山,沿着曲曲弯弯72道拐下山,穿越横断山脉最大的天险怒江大峡谷,沿怒江支流,前行到八宿,翻过安久拉山垭口,然后,就进入了川藏最精华、美到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路段,这就是从然乌湖到林芝近四百公里的梦幻里程。
  西藏行,有这一段路就够了。足够你享受一生,足够你回想一生,当然也是足够你吹嘘一生的大美路段。来之前,总以为,西藏的路途,一定是充满了荒凉、充满了恐惧、充满了的灰暗色调。可是,走过这段路程,我觉得我们完全想错了,我为我自己的无知感到羞愧,我为眼前的大美而惊叹。
路边,是明镜一样的湖水,是清澈的河流,山坡上是厚厚的绿绿的森林,远处山顶上,是白雪皑皑的山峰,山峰下是缭绕的祥云。这样的景色,不是几公里、几十公里,而是几百公里!
任车里的人们惊呼、赞叹,再惊呼、再赞叹。任你兴奋的骂大街,任你激动的吟诗作赋,都不足以表达你的眼睛所见到的美。几个小时过去,车窗外景色依然。最后,我们只能以最深沉、最淡定的沉默,来慢慢消化这怎么消化得了的大美!
  湖泊、江水、郁郁葱葱,仿佛让我们来到江南,可是,江南哪里可以看到那白的透亮的雪峰,江南哪里会有绵延几百里的如诗如画的这种广阔无边的美!
  一路上,我们一行人受了不少苦。高原反应几乎让每个人都睡不好觉,都在一直忍受着头痛欲裂的折磨。我想,高原的绝美风光,就是给像我们这样一群勇敢和能吃苦的人们准备的。这样的风光,是大自然对我们艰苦付出的最大回馈。
  当然,一望无际的可可西里也是我喜欢的。我喜欢那种辽阔的感觉,茫茫无边的感觉。
  西藏行,只因为有了这一路风景,我无怨无悔。
(六)致敬,骑行侠们
  一路上,我最佩服的,就是那些骑车去西藏的人们。
318国道,被号称“中国人的景观大道”,充满着魔幻般传奇色彩,是无数人无限向往、梦寐以求的一条公路。同时,它又被公认为是中国路况最险峻、通行难度最大的公路,它所穿越的青藏高原东部横断山脉地区是世界上地形最复杂和最独特的高山峡谷地区,被称为“心灵在天堂,身体在地狱”。这条路“隔山不同天,一天有四季”,可以用“惊、险、绝、美、雄、壮”六个大字概括。
  高原反应,强紫外线照射,风大雨急,坡陡沟深,车多路窄……骑车的人们,他们面临的挑战与困难,可能是我们这些坐车人难以想像的。车窗外,每当看到那些身穿彩色服装,头戴艳丽头盔,弯腰躬背、艰难骑行的人们,我的心里,都会升腾起无限的敬意。我们这些人,自驾走西藏,感觉已经是挑战自我、颇有一些成就感了。因为比起大多数人来说,能自驾去西藏的,也是凤毛麟角,自己也觉得很有些了不起。但是,比起这些骑行的侠士们,可能我们就有点汗颜了。老铁只是在车上说了说,准备适时骑车再来一次西藏,已经让我们佩服得不得了。如果哪天他真的骑车出发,那就我心中的大英雄了。
  天路七十二拐快到山底,八宿县的一个叫同尼村地方,路边的一个小饭店,我们吃饭的时候,遇到两个骑车的年轻人。一个23岁,来自苏州,一个27岁,从福建过来的。他们是先把自行车托运到成都,然后从成都开始骑行。骑到这个地方已经半个月了,大概还得有十来天到拉萨。从成都到拉萨,要骑近一个月,每天费用约一百元。他们的自行车也不是很贵的,裸车三千元,加上各种配件,大概六千元左右。他们俩都是刚学校毕业,可能早就谋划好了,利用这个机会,骑车上了西藏。路上相遇,他俩感觉比较投缘,彼此骑行速度也相当,于是就搭伴一起走。我问了他们两个问题,一个是为什么。其实这也自己无数次问过自己一个的问题。为什么要骑车去西藏?俩小伙子脸上很平淡,说不为什么,就是想这样走一趟,可能是挑战一下自我吧。没有一语惊人,也没有豪言壮语。但平淡的语言中,还是看得出他们内心的充实与快乐,看得出他们心底那种信心与坚毅。我问他们的第二个问题是,骑行这么危险,你爸妈同意吗。两个说,听说前两天有一个老同志,撞到石头上出事了。说话的口气也是一副淡定的样子,并没有任何惊慌的表现。关于的我问题,江苏小伙只说了个同意。而年龄稍大些的那个福建小伙,则说,不同意就做工作。看样子,家长会有所担心,但孩子非要去,也拦不住。试想,我女儿要是骑车去西藏,我们做家长的也肯定不会同意。可遇到这些死心眼、一根筋的孩子,家长也没法。孩儿大不由娘呀。
我看到一个关于骑行去西藏的微信,题目是:当初装逼去西藏,回来变成这逼样,爸妈都以为我整容了。文中说道:有人为了朝拜; 有人为了散心;有人为了遗忘; 有人为了装逼; 有人为了自虐;有人为了头顶蓝天脚踏山峦。我对照自己想了想,好像都不是。但里面最后一句话,我觉得还是说得挺到位的,是这样写的:不管是文艺装逼,还是真正对探险情有独钟,人生都有一条绕不过的318国道。
  人生都有一条绕不过的318国道,说得好!无论骑行还是自驾。
  从青藏路下来,我们一行人在茶卡镇小憩。路旁有一个巨型雕塑,两只红色的手,托起环型相绕的造型,下面有“柴达木欢迎您”六个大字。猜测其含义可能是,用我们的双手托起柴达木更加美丽和幸福的明天吧。在这里照相时,遇到刚从拉萨骑行下来的一群老同志。攀谈中得知,他们是从北京来的,年龄都在六十一、二岁。他们4月下旬从北京出发,走川藏线,从青藏线返回。到茶卡(当天是6月24日),出来已经近两个月了。我问一个老同志累不累,他说累不累已经习惯了。而且到了青海,那意思好像都是平地,轻松转一转青海湖,就骑车回北京了。这个老同志个头不高,精瘦结实,脸庞黢黑。我和老同志在雕塑前合了一个影。效果是,已经感觉很晒得很黑的我,在老人旁边,就像一个欧洲帅哥。我又想起上面提到的微信里的一句话,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西藏的骑行侠们,两种年龄的人居多。一是二十郎当的年轻人,再就是六十以上的老同志。不管什么年龄的人,我对他们都佩服的杠杠的。其中,特别要提出的是,在骑行的群体里,经常能看到女性的身影。在剪子弯山天路十八弯,我就看到一个58岁的女性。我敢说,她们绝对都不是一般人。还是微信里的一句话:曾经貌美似黄蓉,归来堪比梅超风。
但不管是谁,都是女人中厉害的角色,绝对的武林高手。
(七)布达拉,布达拉
  布达拉,普陀之意。在当地信仰藏传佛教的人民心中,布达拉宫犹如观音菩萨居住的普陀山
  布达拉宫,也是我们的普陀。西藏自驾游,某种意义上讲,也是朝圣者。布达拉宫,是一个标志,一个象征,一个顶峰。到了拉萨,到了布达拉宫,阿弥陀佛,我们就功德圆满,取得了真经,我们的西藏梦就算实现了。
  我们一行人,6月7日从太原出发,一路走走停停,12天后,直到6月18日才到达拉萨。不过,想想那些骑行的人们,再想想那些徒步的人们。还有,像《冈仁波齐》影片中一样无数叩长头的虔诚的藏民们。自驾,几乎就是奢侈的代名词了。12天,也许,也根本不值一提。
  尽管如此,在即将进入拉萨的林拉高速上,大家还是难掩激动。车里的美女们,纷纷勇敢地从天窗中站了出来,双手高举鲜艳的纱巾,任青藏高原的朗朗清风尽情地吹拂。此时,激情与快乐一起燃烧,长发与纱巾共同飞舞。这难忘的一幕,都记录在美女任科的相机视频中。四车之中,只有我们这个平均年龄58岁的四号车,是清一色男人。情急之下,老铁拿起崔兄的红色外衣,打开天窗,从副驾驭的位置上站了出去。尽情地high吧:拉萨,我们来啦!
到了拉萨,因为预约不上,三天后即6月21日,才能进入布达拉宫参观。实在忍受不了来了拉萨却看不到布达拉宫的煎熬,我们只好提前来到布达拉宫广场,先狠狠地拍了一气照。各种角度,各种pose,沉思的,严肃的,站立的,跳跃的,正面的,侧面的。背后巍峨雄伟的布达拉宫,见证了我们的兴奋、激动和狂喜。
  布达拉宫,比我想像的壮观还要壮观。我仰望着它,心中除了叹服,还是叹服。我的一个朋友说,她来到布达拉宫,可以感觉到它的磁场。如我这等迟钝之人,完全找不到磁场的感觉。我只是双手合十,远远的,向布达拉宫行一个庄严地注目礼。
可是,当我们终于等到要参观布达拉宫的时候,出问题了。我几乎功亏一篑,几乎失去参观的机会。
  拉萨都到了,就剩下这最后一哆嗦,难道就哆嗦不成?
早晨,我早早地准备好了要带的东西,可以说整装待发。可是,鬼使神差般,忽然间,我的腰部一阵强烈的疼痛袭来,人立刻就不能动弹了。我心里一惊,坏了,我的老腰病犯了。可能一路鞍马劳顿,长时间开车,也可能是受风着凉。我知道自已腰脊劳损的病根,一旦犯起来,疼痛难忍,寸步难行,连去厕所都极为困难。一般情况下,至少要卧床一周才能慢慢恢复。我直着腰,品着劲慢慢走了几步。还好,感觉比平时发病的症状略微轻一些,只要不弯腰,疼痛似乎可以忍受。
  就这样,我忍着腰部阵阵的疼痛,向布达拉宫出发了。
感谢上苍,没有把我直接撂倒在床上,让我在千般疼痛和万般遗憾中倍受折磨,没有让我的西藏之行在即将圆满之时留下一个大大的残缺。
  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好像要给我们的布达拉宫之行再增加一点难度。腰疼都不怕,这点雨又算得了什么。就是下刀子,又能奈我何?我们打着伞,排着长长的队伍,在布达拉宫的门前等待。
  但是,问题又来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问题?)我忽然想起,我的预约票上的名字,因为工作人员的疏忽,把“李”搞成“黎”了,我又不是黎元洪大总统。想到这儿,心中不免有些惴惴。心里嘀咕,别因为与身份证不符,被拒绝入内吧。进门开始,一共两道门需要验票。在万分忐忑中,过了第一道门。然后又在极度慌恐中,过了第二道门。还好,一切顺利!阿弥陀佛。
布达拉宫,这个建在拉萨西北玛布日山上的藏传佛教的圣地。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集宫殿、城堡和寺院于一体的宏伟建筑,也是西藏最庞大、最完整的古代宫堡建筑群。
我怀着敬畏之心,在这块圣地神游。
布达拉宫的金碧辉煌,布达拉宫的神秘庄严,布达拉宫的博大精深,布达拉宫的高大雄伟,都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
我还想到,是无数藏民的汗水,无数的能工巧匠,无数的日日月月,无数的石材木料,才有了今天这样巍峨庄严的布达拉宫。仅这厚厚的外墙,就是藏民无数的牛奶、白糖、蜂蜜涂刷。一年一次,年年如此。到时,虔诚的信徒们会无私的贡献这一切的一切,还会出自发的出工出力。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回来有人问,这墙可舔乎。答曰:大不敬也。可膜拜,可祈福。唯不可有此念也。
  我还想起文成公主,一个伟大的女性,智慧的女性。她在遥远的番邦生活了40年,却守了31年的寡,大半的青春韶华都埋没在了雪域高原。当年,松赞干布去世,大唐曾召她回去,但她拒绝了。她是对的,她的生命在吐蕃,她的爱也在吐蕃,她怎会回去!
  文成公主入藏后,体贫恤苦,教人耕织,又懂医术,为人治病,深得藏人拥戴,被称为活菩萨,是绿度母的化身。文成公主受到了西藏人民世世代代的敬仰与爱戴。
  我还想起了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想起他美丽的诗句: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
  读着这诗,我又一次被感动。